你的位置:首頁恐怖靈異›我的七個絕色姐姐
我的七個絕色姐姐 連載中

我的七個絕色姐姐

來源:外網 作者:李牧君莫婉 分類:恐怖靈異

標籤: 恐怖靈異 李牧君莫婉

十年磨一劍,兵王退役歸來,七個姐姐絕色傾城,大姐君莫婉霸道總裁,二姐盧央央絕世神醫,三姐葉心怡最美乘務長,四姐官雪楠探花,五姐沈蔓歌大明星,六姐季妙妙帝都電影學院大主播,七姐季詩詩國外留學生......展開

《我的七個絕色姐姐》章節試讀:

君莫婉滿臉酒氣,明顯已經喝多了,霸道說道:

「有什麼不行?你小時候洗澡都是我幫你洗的,別廢話,讓姐姐看看傷到大腿沒有!」

李牧拗不過蠻橫的姐姐,被強行扒了褲子,只剩下一個四角褲衩。

站在淋浴間,灼熱的水汽蒸騰而起。

乾涸的血跡漸漸被流水沖刷溶解,呈現出李牧「完好無損」的軀幹。

君莫婉絲毫不在意被污水打濕衣衫,她看着李牧身上縱橫的疤痕,指尖顫抖地划過李牧的胸膛。

隨着淋浴打濕了君莫婉的裙擺,一塊塊血污讓這個霸道的女人展現出專屬於女性的極美――柔弱。

「小牧……」

下一秒,君莫婉重重抱住了李牧,這一撲之下,差點給李牧撲個趔趄。

「這些年,你受苦了……」

李牧抱住姐姐,而君莫婉渾然未覺,哭的撕心裂肺。

李牧暗罵自己畜生,看着傷心到極點的君莫婉,伸手撫摸着姐姐打濕的秀髮說道:

「姐,不疼……真的,你看我,現在不是好好的嗎?」

撲在李牧強壯的肌肉之上,君莫婉死死摟着他的熊腰,完全不在意兩人身上的污穢,她哭的已經泣不成聲。

很難想像,這麼多的疤痕,李牧到底糟受了什麼非人的罪。

換做普通人,可能已經死了上百次了吧?

聯想到李牧打架時凌厲的身手,君莫婉更覺得撕心裂肺。

如果弟弟一直留在他身邊,根本不需要遭這麼多的罪。

看着君莫婉哭的已經上不來氣。

李牧直接關掉了淋浴,將姐姐強行抱出了淋浴間。

「姐,你的衣服濕了,我去給你拿條浴巾。」

「答應我,再也不要離開,我可以保護你,可以把你照顧的很好很好……」

「姐……」

十年的感情,有疼惜,有思念,有不舍……

那是兒時相擁而眠的每個夜晚。

那是李牧一朝歸來,兩次擋在她身前的高大背影。

「叮鈴鈴……」

電話的鈴聲響起,驚醒了忘我的君莫婉,她掏出手機,發現打來電話的人,居然是四姐官雪楠。

接了電話,電話那一頭傳來了關切的聲音。

「大姐,你現在在哪呢?」

君莫婉急忙跑進了衛生間,砰的一聲關上了房門,整理了一下情緒的她這才回答說道:

「小楠,我在家,怎麼了?」

電話那一頭老四官雪楠問道:

「姐,局裡接到電話,說你和一個陌生男子在街上和人持械鬥毆,打的全都是血,你人怎麼樣?現在有沒有事兒?」

酒醒了大半的君莫婉馬上反應過來,是趙山河!

這個無賴玩的一手好計謀,如果李牧被打進醫院,自然是再好不過。

到時候,就算李牧報警,自然有人扛雷蹲號子。

可一旦李牧還手,性質就會被定義成互毆,在他的運作之下,保不齊李牧就要進去吃牢飯!

到時候,新聞一報道,就成了MouMou集團董事長當街與人持械鬥毆,造成惡劣影響。

涉及到李牧,君莫婉頓時心亂如麻,她強行讓自己保持冷靜回應道:

「老四,姐姐被人算計了,持械的是對方,下來了兩麵包車的人,不過我們人沒事。」

電話另一頭,坐在警車裡往大姐這邊開的官雪楠問道:

「這麼多人!大姐你還說沒事。」

君莫婉道:「跟我在一起的是老八,他是正當防衛才還的手。」

「今天如果不是有他在,我就危險了。」

自家姐姐出了這麼大的事兒,官雪楠心急如焚,她說道:

「電話里說不清,你在家鎖好門,我馬上就到。」

說著電話那邊傳來了斷線的聲音。

君莫婉在衛生間里接電話的同時,李牧的加密手機也響了起來。

「喂?」李牧接了起來。

「老大,剛剛對你動手的兩車渣滓,我們已經盯上了,用不用製造點小意外?」

李牧回國,雖然是名義上已經退役。

但暗地裡,保護他的起碼有兩組以上。

他站在窗邊,沉吟說道:

「不用,都是些拿錢辦事的普通人,輿論導向控制一下,抽個時間安排人去警告一下帝豪集團的趙山河,如果他長腦子就放他一馬。」

「明白。」

李牧這邊剛剛掛了電話,君莫婉就走了出來。

她已經換了條浴巾裹在身上,對李牧歉意說道:

「剛剛的事兒有人報警了,你四姐在趕來的路上……」

「不過小牧你放心,我已經打電話給律師團隊,一會兒咱們只需要去華安局做個筆錄就能回家。」

對此,李牧一點也不在意,反而驚喜道:

「四姐要過來?」

君莫婉暗嘆弟弟沒有心眼,都想不到這件事兒的麻煩。

不過她還是笑着說道:

「姐姐家裡沒有男版的衣服,只有平時在家穿的大T恤,你稍等我一下,我去簡單衝下換個衣服。」

十分鐘過後,重新換了一身衣服的君莫婉將李牧的褲子和自己的長版古馳白T恤遞給李牧。

「上次穿過,還沒洗,小牧你別嫌棄。」

李牧抓着凈版T恤,淡淡一笑。

君莫婉見狀心裏一毛,無名火起,順手抓起枕頭就要打。

「怎麼突然動手?明明是你的問題!」

「你還說!」

兩個人正想打鬧,房間的門鈴突然被按響。

李牧回頭看去,發現門上掛着的智能門鈴上,顯示出一位身穿湛藍色警服的清麗女警官。

「這是……假小子?!官雪楠?!」

記憶之中,天天領着李牧去學校廁所後面和男孩子打架的那個假小子身影,逐漸和眼前之人重疊在了一起。

君莫婉威脅地比划了一下,對李牧說道:

「什麼假小子,你得叫四姐!」

《我的七個絕色姐姐》章節目錄: